兩性知識

本來猜不透妹妹在想什麼的,但是今天幫她按摩大腿時,居然發生這種事...

2017-3-23 04:44 PM
瀏覽人數:2
快來加入"免費LINE貼圖分享"好友
加入好友
小妹最近參加學校的運動會,代表班上比賽百米賽跑。

我打算偷偷去幫她加油,給她一個驚喜。 那天早上照常去上班,其實已經請過假。

等到了運動場旳時候,已經錯過開幕式。

一大群青春洋溢的高中生,在操場上扭腰擺臀著,看得我也蠢蠢欲動,想下場活動活動。

站在會場一角,搜尋不到妹妹的蹤跡,人真是太多了。

我倒是不急,反正知道妹妹參加的項目,先欣賞其他人的比賽吧。

過不了多久,百米賽跑開始了。

起跑線上有一人特別顯眼,身姿婀娜,秀發飄逸,風采絕倫,我立刻發現那是小妹。

妹妹拉著腳筋暖身,作好預備動作。

待槍聲一響,修長的美腿彈射而出,如一頭雪白的獵豹疾奔, 領先其他人不是一點半點,贏得輕輕松松。

 

我興奮極了,想不到妹妹這麼厲害。

再看另一組預賽,參賽學生個個半斤八兩,沒有特別出眾的。

看來決賽是無懸念了。 果然最後,妹妹也是輕易勝出,奪得冠軍。

我感動地要立即上前與妹妹相認。 才走幾步,卻發現妹妹被一群同學包圍簇擁著。

大家激動地和妹妹分享喜悅,妹妹笑得好開心啊。

我呆站在那里,喃喃說道:「妹妹已經有自己的社交圈,不再需要我了。 多麼傻啊,還自以為是想幫妹妹加油打氣呢,像個笨蛋一樣。」

望了妹妹最後一眼,在心中向她恭喜一聲,轉身離開。

話說妹妹放學後,喜孜孜地亮出金牌,和家人一同分享,其樂自是不在話下。

快到就寢的時間,妹妹洗完澡,穿著蓬松的棉質睡衣到我房里。

「哥,你在干麻?」

「沒啊,準備睡了,有事嗎?」

「今天賽跑,腳好酸喔,你可不可以幫我按摩一下?」妹妹一頭撲在床上。

「唉,誰叫你是金牌選手,我還能說不嗎?」我爬到床的里側,盤腿坐下。

「知道就好。」妹妹嘻嘻笑道。

隔著睡褲,在妹妹的小腿肚上按摩著。

 

「哪里比較酸啊?」我問道。

「整條腿都酸啊,腳底板也刺刺的。」妹妹弓起腿,紅潤的腳掌在我眼前晃動。

「平常沒在運動才會這樣,你是怎麼跑第一的?真是見鬼。」拉過妹的小腳,
用大姆指在腳掌上來回搓動。

「人家天生神力嘛。」妹妹的聲音帶點慵懶:「嗯...好舒服。」

妹妹的腳掌非常柔軟,散發著一股沐浴後的香氣,

我湊近深吸一口氣,半點臭味也沒有,沁人心肺。

也不知發了什麼神經,我將鼻尖鉆入妹妹的腳趾縫中,拼命的聞著。

「對對對,就是那里特別麻。」妹妹發出陣陣呻吟。

我又用臉頰摩擦妹妹的腳底,柔軟的觸感簡直舒服的不像話,

比我身上任何一處的肌膚還要滑嫩。

「哥,你好好按啦。」妹妹轉頭想看看什麼情況。

我早已回復成平時的姿態,一本正經地按摩著。

接下來要處理妹妹的大腿,得到了她的允許,先讓妹妹轉身躺好,

雙手放在膝蓋上緣處揉捏著肌肉。

「哥你不要按太上面喔。」妹妹警告。

 

「你想太多了。」我沒好氣地瞅了一下她。

安靜了一會兒,妹妹開口了:「哥,我問你一件事喔?」

「什麼事?」我隨口應道。

「你今天是不是有來我學校?」

我震了一下,迅速恢復冷靜說道:「哪有,怎麼可能?」

「我都看到啦,你一個人躲在旁邊,還一直色瞇瞇盯著我們學校的女生。」

「亂講,我是去參觀一下,順便看看你的表現。」我放下手中動作,往後挪移靠在墻上。

「是嗎?那你後來怎麼先走了,我比賽完去找你,找半天找不到。」妹妹抱著腿坐著。

「我還要回去上班啊,看你贏了就先閃了。」

「哥,你這樣好變態哦,不是跟妹控一樣嗎?」妹妹嘲笑道。

「靠,好心去幫你加油還被你講成這樣,以後不管你了,快滾。」我揮手要妹妹出去。

妹妹突然靠過來抱著我,頭依偎在我懷里,小聲說道:「哥,謝謝你,我好高興。」

我只是傻坐著,沒有回應。

好半後,妹妹抬起頭說:「可是我也好生氣,你為什麼要自己跑走,
我找你找好久你知道嗎?」

我歉然道:「對不起,我不曉得你在找我。」

妹又說:「我把整個學校都找遍了,腳才會那麼酸,你剛才還取笑我。」
說著說著眼淚竟簌簌地流下來。

我既自責又憐惜,將妹妹一把摟住,口中不停地道歉。

過了許久,懷里的妹妹不安分起來,在我的脖頸上親著吻著。

我想要推開妹妹,又怕她傷心,於是一動也不敢動。

妹妹吻上我的臉頰,我閉起眼睛不敢看她。

黑暗中,妹妹的呼吸聲愈發明顯,如蘭般的氣息,不停涌入我的鼻腔。

隨著香氣愈來愈濃,妹妹的櫻唇也離我的嘴角愈來愈近。

我腦海里一團亂,想要抓住一點東西。大愛臺的臺歌是怎麼唱的?一時想不起來。

終於,我的狼口被妹妹的雙唇撬開,一條軟舌扭動地伸了進來。

我哪里還按奈的住,一個用力,抱緊妹妹的嬌軀,狼吞虎咽般和妹妹接吻著。

倆人吻得難分難舍,慾火焚身,

最後還是妹妹先推開了我。

「哥,不要一直摸人家那里...」妹妹抓著我的手道。

「對不起...」我懊悔著,實在是太沖動了。

「你先等一下,我去把燈關了。」妹妹跳著下了床。

我咕噥一聲,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,既害怕又期待。

「不行!她是你妹妹。」突然腦海里傳來一聲暴喝,我完全清醒了。

「小妹,你等一下。」我用澄澈無瑕的眼神望著妹妹。

「哥果然是大變態。」妹妹將燈關掉,打開門一溜煙地跑走了。

「這三小?」我腦中又是一團亂。

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幫忙按個讚

網友留言